<xmp id="oc24g"><optgroup id="oc24g"></optgroup>
  • <nav id="oc24g"><code id="oc24g"></code></nav>
    <xmp id="oc24g">
  • 首頁 能源 正文

    致敬生命——云南亞洲象北移南歸全景紀實

    2021-08-12 14:18 國家林業和草原局
    云南亞洲象 亞洲象

    摘要:如云南大學亞洲象研究中心負責人陳明勇所言,“亞洲象如此長距離北遷,在我國尚屬首次”;而且“象群處在無序游走狀態,一直往北走,往北由于海拔不斷上升,山林中的食物更為稀少,這樣的行為不可思議”。

    萬籟俱寂的午夜,十幾頭野象在山林邊緩慢行走。它們走過了人類規劃的地界線,前方就是一個人煙輻輳的大城市:昆明。

    天色晦暗,無人機啟動熱成像模式,盤旋在山林上空,緊隨象群,卻又刻意保持著一定距離,仿佛惟恐有所驚擾。

    臨近好幾個村寨里燈火通明,全線警戒,警察、消防員、監測員往來穿梭,渣土車、物資車、警車各就其位。山谷里不時傳來動物鳴叫。

    640

    5月28日在云南省玉溪市峨山縣境內拍攝的象群。(無人機照片 來源:新華社 攝影記者:胡超)

    象群途經之處,遍地是吃剩的秸稈。每隔兩三米,就會看見成堆的玉米、菠蘿、秸稈和水,那是給大象的補給,也是試圖引導象群向西、向南的誘餌。西南方向,是人跡罕至的密林。當然,僅有食物是不夠的。林業專家、森林武警部隊官兵、野生動物保護人員和地方群眾,組合成強大的保障和誘返陣容,一點點溫和地誘導象群,一步步友好但堅決地阻止著象群向人員密集區移動。為科學保護和妥善管控這群亞洲象,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專門組建了北移亞洲象群工作指導組,進駐云南開展工作。

    1

    無人機紅外相機監測象群活動。(新華網發 云南省森林消防總隊供圖)

    5月29日晚,云南省北移大象指揮部指揮長、云南省林草局局長萬勇來到玉溪市紅塔區大營鎮安哨“亞洲象安全防范工作”前線指揮部指導工作,加強指揮調度,全面啟動布防,全力做好預防象群進入昆明主城區的最后準備工作。

    在象群的周遭,十幾架無人機、一百多輛大型車輛與幾百人的隊伍,匯成一道沉默的防線,用潤物細無聲的柔性方式,悄然改變著北上野象的遷移方向。

    在對人類聚居區進行了長達六日的眺望和“揣摩”后,“斷鼻家族”的旅程終于緩緩地轉向了——它們西行至玉溪市易門縣十街鄉,一只離群獨象則繼續北上,進入昆明市安寧市林地。

    至此,這15頭野象令人頗感魔幻的遷徙之旅,已經歷時1年有余,行程近500公里。

    1

    象群路過一片農田。(國家林草局北移大象應急處置工作指導組 供圖)

    17頭野象的故事,嚴格來說開始于去年。實際上早在2020年3月,這一隊拖家帶口的亞洲象就已離開西雙版納勐養子保護區,“北漂”到了普洱市思茅區、寧洱縣區域活動,在遷移過程中還產下了一頭幼崽。

    離開無論是環境還是食物都適合它們生活的棲息地,一路向北趕往天氣越來越涼、食物似乎越來越少的地方,這樣的反常之舉,讓人摸不著頭腦。它們是為了尋找更適合的食物?是頭象迷失了方向?是否與氣候變化有關?今后,類似的遷移會不會成為常態?

    北京林業大學教授謝屹一直在密切關注著這個“大象旅行團”。他注意到,這群亞洲象自4月16日以來向北遷徙的過程中,曾經經過一些可能適合它們的生境,但它們并沒有停留下來。“該象群越往北走,停留時間越短,是不是反映出越往北走,其適宜的棲息地越難找?”他于是很早就發出預警,“象群如果繼續北遷,將走向城市眾多、人口密集的區域,無論是人的安全保障還是大象的安全保障問題都將更加嚴峻。”

    是不是它們原本的棲息地遭到了嚴重的破壞?

    1

    7月10日在紅河州石屏縣拍攝的象群。(無人機照片 新華網發 云南省森林消防總隊供圖)

    據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監測數據顯示,我國亞洲象種群數量從1995年到現在出現了大幅度增長。這得益于多年來中國政府對亞洲象及其棲息地實施的嚴格保護。“在2016年開展中老跨境保護區域野生動物資源調查時,不僅拍攝到野生亞洲象,還拍攝到了金錢豹、大靈貓、小靈貓、豺、熊等野生動物種類實體圖像。”西雙版納自然保護區管理局負責人說,當地自然保護的成效越來越顯著。

    隨著云南野象種群從150多頭增長到300頭左右,野象擴散與遷移十分常見。從這次象群北上經過的路徑看,也正是這些地方植物多樣性豐富,森林成帶成片,生態環境良好,才為象群遷移提供了安全的通道和停歇休息的舒適空間,才使得亞洲象北移成為可能。

    遷移有助于野象尋找新的水源和居所,開展種群間的基因流動。加之大象是具有自我意識的動物,對生存環境的變遷也較為敏感。它們有著獨特的思維能力,記憶是它們的地圖、經驗是它們的智慧。對它們而言,遷移應當可以算是一種正常的行為。

    這一觀點得到了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亞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陳飛的認同。他表示:“亞洲象遷移,有助于象群尋找新的覓食地、資源和棲息地,有利于象群種群間的基因流動及在不斷變化的環境中維持生存。”

    1

    亞洲象是亞洲現存最大和最具代表性的陸生脊椎動物,屬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是熱帶森林生態系統的旗艦物種。(國家林草局北移大象應急處置工作指導組 供圖)

    責任編輯:宋璟

    (原標題:致敬生命——云南亞洲象北移南歸全景紀實)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人妻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