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oc24g"><optgroup id="oc24g"></optgroup>
  • <nav id="oc24g"><code id="oc24g"></code></nav>
    <xmp id="oc24g">
  • 首頁 社會 正文

    國慶在即,我們來說說放假的事兒

    2021-09-28 13:57 中國發展網
    放假 調休

    摘要:放假,一個理應讓人歡欣鼓舞的話題,卻因拼來湊去的調休讓不少上班族暈頭轉向。今天這期《每周發展觀察》,我們來聊聊國人公休假日的前世今生。

    有些人的月餅可能都還沒有吃完,在周六(9月25日)休息一天后,只要再上5天班,我們將迎來今年最后一個長假——國慶7天放假。

    從9月13日算起,先上6天班,迎來3天中秋假期,接著工作4天,再休息1天,然后上 4天班,就到了7天國慶假期,隨后上2天班,再休息一天,才能回歸工作5天、休息兩天的正常生活。

    image001

    image003

    中秋、國慶假日安排 來源:中國政府網

    總結下來就是:

    班班班班班班 休休休 班班班 休 班班班班班 休休休休休休休 班班 休 班……

    是不是看著就腦闊疼?要享受美妙的假期,就得接受頻繁的調休安排。

    放假,一個理應讓人歡欣鼓舞的話題,卻因拼來湊去的調休讓不少上班族暈頭轉向。今天這期《每周發展觀察》,我們來聊聊國人公休假日的前世今生。

    古代打工人放假嗎?

    追根溯源地話,我國休假歷史是相當悠久的。

    早在西周時期,人們每年要在春秋兩季舉行大型祭神活動(又稱“春祭”和“秋祭”)祈求風調雨順和谷物豐收。每到祭祀日,相閭盡出,全國上下都要參與祭事,作為行政辦公部門的官府則在祭祀日停止辦公,官員們也可相應休假,與民同樂。

    到了秦朝,官員已經有了較為完善的休假制度,稱“告歸”。秦代末年,劉邦在任亭長之時,“嘗告歸之田”。說的就是漢高祖擔任泗水亭長時常常請假回家,照顧家中的農作,正是因此,他回家的路上聽說了有一無名老人評價在田間耕作的呂雉會子母大貴的事。

    真正意義上的“休假”制度最早出現于距今2000多年的西漢時期。當時,國家已建立起空前龐大的官僚機構,僅有品級的官吏即達到13萬人。為調動這些人勤政的積極性,愉快地為朝廷賣力,規定了官吏可以在固定時間內離崗休息。

    漢樂府名篇《孔雀東南飛》中 “君既為府吏,守節情不移,賤妾留空房,相見常日稀。”的詩句,也反映當時基層官員的休假情況。

    據《漢書》、《后漢書》和《職官志》記載,當時休假分為三類:一為例假。即每5天可以休息1天,遇到節日可以按慣例休假;二為“病假”。即生病時可以休息,但不能超過3 個月,少數人還可以續假,稱之為“賜病假”;三是“喪假”。父母去世,可以回家守孝和處理后事,在此期間,不過問職事,也不扣薪俸。這些規定,一直沿續了600多年。

    隋朝詩人江總在一首詩中曾寫道:“洗沐惟五日,棲遲在一丘”。其中的“惟五日”,是說只有等到第五天才能“洗沐”。所謂“洗沐”,是指洗頭和沐浴。那時不分男女都留著長發,時間久了不洗受不了;而洗后還要“晞發”,就是要在太陽底下把頭發晾干。如此麻煩的事,不是休假日是很難辦的。

    宋代團扇上的浴嬰圖,來源: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藏品

    宋代團扇上的浴嬰圖,來源: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藏品

    所以休假又稱休沐,這一叫就是很多年。

    到了唐朝,休假制度有了新的變化,最明顯的有三點:一是增加了事假。官員如果遇到非常事故,可以請假處理,但不超過3天,超過了要受到追究。二是增加了婚假。官員結婚,可以請100天的婚假。三是每5天一休改為每10天一休的“旬假”。 唐朝有個很著名的田園派詩人韋應物,他在“休假日訪王侍御不遇”的詩中有這樣兩句:“九日驅馳一日閑,尋君不遇又空還”。說的就是每10天一休。

    據統計,唐朝一年中共有53個節慶假日,如元旦、冬至、清明、夏至、端午、中秋、重陽、寒食等傳統節假日官員可休假1-7天。

    在假期數量上,宋朝不遑多讓。在沿襲唐朝旬休的基礎上,宋朝還增添了不少節假日。宋人龐元英的《文昌雜錄》記載,宋朝的節假日大概有 76 天。據學者統計,元日、寒食、冬至7天,天慶節、上元節7天;天圣節、夏至、先天節、中元節、下元節、降圣節、臘日各3天,再有其他零散的小假期。此外再36天的旬休,約有112天,更不用說帝后的忌日假——各類忌日假多達15天。

    宋憲宗元宵行樂圖卷局部 來源:網絡

    宋憲宗元宵行樂圖卷局部 來源:網絡

    唐宋兩朝可謂是貨真價實的“ 放假王朝”,到了元代后,隨著官方休假政策的步步收緊,官員可享有的休假天數則大幅度減少。

    特別是明朝,勞模朱元璋本著干死拉倒的精神,一口氣砍掉了一年中的絕大部分節日,僅保留了諸如春節、冬至和皇帝誕辰等極少數節日,算下來每年休假只有五十多天,對比唐宋時期銳減嚴重。然而這種把官員當機器用的情況自然會受到官員集團的強烈反抗,久而久之愈演愈烈,為此皇帝考慮到自己在臣民面前的聲望,也只好接受"民意",做了修改,增添了寒假,達一個月之久。

    到了清末,西方文化的傳入讓禮拜天休息的制度漸漸成型,清末的名士黃遵憲寫詩云 :“只記看花攜酒去,明朝日曜得閑時。”日曜,即是對星期日的舊稱

    然而,封建社會時期的休假僅限于官員,對于底層的普通勞動者而言,都是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算過年等節假偶爾休息一下,看個花燈,也是“百日之勞,一日之樂”。

    進入民國時期,休假制度最大的改變是除了官員以外,普通勞動者也可以享受到休假的權利。1922年,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發布了勞動法大綱,規定“勞動者每星期應予以連續42小時之休息”,“一年勞動期間中,應有一個月之休假,半年中應有兩星期之休假,其期間內有受領工資之權”。

    新中國,從59天到115天的變遷

    新中國成立后,休假作為保障勞動者基本權益的一項制度被確立起來。1949年12月,彼時的政務院發布并開始實施《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其中規定元旦、春節、五一和國慶為國家法定節假日,全年公共假日為7天。至于平時,我國勞動者實行單休工作制,每周工作6天,休息1天,這樣全年假日共計59天。

    20世紀60年代,大部分勞動者都把青春獻給工作,沒有休息時間 來源:1949-2019:中國節假日70年變遷《小康》中國小康網

    20世紀60年代,大部分勞動者都把青春獻給工作,沒有休息時間 來源:1949-2019:中國節假日70年變遷《小康》中國小康網

    而后,由于種種歷史原因,我國的休假模式非但沒有得到較好的發展與改善,還長期處于停滯狀態,直至1978年改革開放,隨著國家各方面建設和發展逐漸步入正軌,國人的休假也開始穩定下來。

    到了1995年3月25日,國務院發布《國務院關于修改〈國務院關于職工工作時間的規定〉的決定》,我國從當年的5月1日起,正式施行雙休日制。此后,雙休日制作為我國勞動者的一項基本權利保障制度,一直實行至今。

    雙休日實施4年后,國人又迎來了節日放假的調整。1999年,國務院修訂發布《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決定將春節、五一、十一的休息時間與前后的雙休日拼接,形成7天長假,從當年國慶起開始執行。至此,著名的“黃金周”登上歷史舞臺。

    曾任國家能源委專家咨詢委員會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的張國寶回憶當時向朱镕基總理提出關于增加節假日的建議,“我對總理說,現在這個形勢恐怕漲工資不現實,是否可以增加節假日,讓人民群眾有更多的休息機會,這也是提高福利的一種方式。”

    黃金周的出現有其彼時的現實考量。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剛過,需要一項政策來刺激消費、拉動國內經濟。但更深層次的原因,則是隨著國力不斷提升,居民消費觀念和消費水平較之前有了很大變化。黃金周恰在那一時期滿足了大家出遠門旅游的迫切需求。

    黃金周期間的長城 來源:網絡

    黃金周期間的長城 來源:網絡

    1999年國慶第一個“黃金周”,全國出游人數達2800萬人次,旅游綜合收入141億元,假日旅游熱潮席卷全國。

    “黃金周”帶動經濟、釋放人們出游需求的同時,也存在著許多不可忽視的問題。一方面,節假日安排過于集中,對經濟和社會的正常運行造成較大的影響和波動,另一方面,我國幾千年的歷史文明積淀形成了自己民族特色的傳統節日,但 1997年制定的法定節假日中只有春節一個傳統節日,其他傳統節日缺乏法律法規的肯定。

    社會各方不斷呼吁下, 《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再次迎來修訂。2008年1月1日起,保留國慶和春節兩個“黃金周”,全年保留清明、端午、五一、中秋、元旦5個3天的小長假,全年節日總放假天數由原來的10天增至11天。修訂后的節日放假安排一直延續至今。(2013年也有修訂,但放假節日和天數并未調整。)

    常被大家所忽視的是,加上雙休日,我國全年的假日時間至此達到115天——一年中有近1/3的休假時間。

    我們到底需要什么樣的休假?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休假就是這個矛盾點之一。

    2020年,我國經濟總量突破100萬億元大關,較2008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3倍多,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連續兩年超過1萬美元,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斷提高。各界對目前的休假安排的討論自然也多了起來。

    ——假期少嗎?

    目前,全球大多數國家都有104天的雙休日假期,此外,大部分國家的公眾節日假期都維持在10—15天的范圍內。我國實行國際通行的休假體系,即主要由法定節假日、周休息日和職工帶薪年休假組成。其中法定節假日為 11 天,周休息日平均下來每年104天。全年有近1/3的公休假,聽起來已經不少了。

    有報告顯示,全球62個國家,“一周工作5天、擁有10年工齡”的企業員工,帶薪年休假平均為 19個工作日,中國(10個工作日)排在并列59位。更何況,在實際生活中,帶薪休假的落實情況并不理想。

    人社部去年公布的近三年對60個城市開展的調查數據顯示,所在單位實行帶薪年休假制度且具備休假條件的職工中,能夠享受帶薪年休假的人數比例在60%左右,但部分企業帶薪年休假制度執行情況不盡如人意。全國總工會有關調查顯示,32.8%的職工既沒有享受帶薪年休假也沒有得到補償,6.4%的職工帶薪年休假時間沒有達到規定天數。

    ——調休好嗎?

    與過去相比,我國的法定假日天數已經大幅增長。然而,通過挪用雙休日,把1天的假期湊成3天,把3天的假期湊成7天,為何屢屢遭到網友的“吐槽”呢?

    網友吐槽調休 來源:百家號截圖

    網友吐槽調休 來源:百家號截圖

    《中國新聞周刊》今年4月30日報道,對于由調休引發的一系列話題討論,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旅游研究與規劃中心主任吳必虎解讀認為,占據GDP超過一半的第三產業將成為未來拉動就業、促進經濟內循環的重要產業,而民眾的度假需求將在文化、經濟發展上相互影響、相互作用,即使站在經濟的角度,更多的假期也是對民眾和經濟都有利的安排。

    幾乎每次“調休式”放假,大家都有不同看法。一來,調休是照顧長途探親、旅游人群對長假的需求。二來,長假有利于恢復旅游經濟,拉動消費促進經濟增長。有網友對調休表示不滿,一是因為沒有長途探親、旅游方面的需求,調休容易導致連續上班時長過長、身心疲憊。

    在一個利益訴求不同、價值觀念多元的社會,要讓人們欣然接受同一種放假安排,或許并不現實。不論是放假安排,還是其他公共決策事項,都存在眾口難調的情況,只能尋求最大公約數、讓盡可能多的人群滿意。這既需要決策前調查民情民意,也要在決策后做好解釋說明等工作。當然,如果能以更有力的措施去保障人們的休假權,讓人們對何時出行、休假有更多選擇空間,無疑是落實休假制度、保障休假權益的更佳途徑。

    參考資料:

    調休湊長假何不做加法,廣州日報,2013年

    中國休假簡史,逸景營地,2018年

    從黃金周到黃金月,兩千年春節放假簡史,江左夢華,2020年

    閑話休假,山東人力和資源保障, 2016年

    國人休假的歷史變遷,凡夫俗子話財經, 2018年

    關于進一步調整完善我國節假日制度的建議,人文雜志, 2014年

    絕大多數網民支持國家法定節假日調整方案,新華網, 2007年

    中國的“長假”何妨再長一點,時代郵刊,2020年

    古代“打工人”調休嗎,財富生活,2021年

    五一調休引爭論,吳必虎:多增加一天假期,社會承擔得起這個成本,中國新聞周刊,2021

    理性看待“調休式放假”引爭議,齊魯晚報,2021年

    責任編輯:劉維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人妻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
    <xmp id="oc24g"><optgroup id="oc24g"></optgroup>
  • <nav id="oc24g"><code id="oc24g"></code></nav>
    <xmp id="oc24g">